可以深度工作的人类快要绝种了

美剧「纸牌屋」第五季中,有一句让小张记忆深刻的台词。Underwood 总统对亲密战友、副统帅 Claire 说:

 

Afterall… there’s only so much time and energy in a day, and I think we all need to be constantly asking ourselves, “am I spending it as wisely as I can?

 

那时 Claire 沉迷男色,和文艺男青年 Lincoln 夜夜笙歌,总统于是善意提醒了一下。不久以后, Lincoln 在高潮中惨死,Claire 荣登大位。

 

Peter Shankman 签了一本书的合同,要求仅用两周的时间完成全部手稿。要赶上截稿日期,要求他极度专注。为了达到这种状态,他做了一件非常规的事情:他预定了一张往返东京的商务舱机票,在飞往日本的航班上写了一路,抵达日本后在商务舱休息室里喝了一杯浓咖啡,然后登上返航的飞机,又写了一路。

 

等他回到美国时,已经有了完成的手稿,这距他最初离开时仅仅 30 小时。

 

在傅高义先生的大作「邓小平时代」中,提到三个细节:

 

(1) 1980年以后,随着年龄的增长,邓小平的听力严重恶化。他找到了一些不费听力且保持体力的办法,那就是利用书面文件处理大多数事务,避免参加劳力耗神的会议。

 

(2) 邓小平自早年起就善于区分大事和小事,他将精力集中在能给中国带来最大变化的事情上:制定长期战略、评价可能决定长期目标成败的政策、争取下级干部和群众的支持、宣传能体现他想实行的政策的典型。

 

(3) 在一些重要但复杂的领域,例如经济或科技领域,邓小平依靠其他人去思考战略,然后向他说明不同的选择,最后由他拍板。在另一些问题上,例如国防、与重要国家的关系和高层干部的选拔,邓小平会花更多时间摸清情况以便亲自制定战略。

 

Woody Allen 在 1969 – 2013 年的 44 年间,编写并导演了 44 部电影,获得 23 项奥斯卡提名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一直没有电脑,所有写作都不受电子设备的干扰,而是在一台德国奥林匹亚 SM3 型号的手动打字机上完成。他和 Peter Shankman 的案例都被收入了「Deep Work」一书中。

 

正如 Underwood 所言:我们只有这么些时间和精力。这本书尝试告诉你,想要提高工作效率、提升个人产出,你需要努力做到「深度工作」。小张读完,提炼了几个要点:

 

1、排除外界干扰

 

你对世界没那么重要。微信电话和邮件,这些大多不需要即刻作出回应。

 

2、断开社交网络

 

世界对你没那么重要。微博、朋友圈永远有新动态,一只股票大涨能引来十条推送——但错过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

3、恰当分配时间

 

如果有琐事要处理,尽量把琐事搓到一起,集中去办。剩下的大段时间,给自己做最重要的事。

 

书中也提到,CEO 岗位或许不需要深度工作,而是应该找几个有深度工作能力的副手帮忙出主意。个人认为,邓小平的做法更值得参考:一些领域和领导班子商量着办,让别人去思考、出方案,另一些领域自己亲力亲为。

 

两个小时足够看完这本「Deep Work」。在这个 24 小时在线、随处都是噪音的时代,深度工作的能力弥足珍贵。推荐朋友们抽空读读书中案例,多喝几碗鸡汤,然后,早日像他们一样走上人生巅峰吧。

 

 

 

文:大玩家 / 微信号:SeniorPlay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