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资本的秘密」揭示了怎样的秘密

你买下了一处房产,然后把它放在网上出租。做了几年收租生意后,因为需要流动资金,你又把房子卖了。而在收租的这几年里,你也许从未亲眼看过这房子。

 

多年以前,一位百度的同事和我说起了这个故事。他的亲戚在美国一所大学做教授,在不同的州买了房子然后收租。买、租、卖的过程中都有公司帮他打理,不用亲力亲为(想一下,是不是很像买了一个固定 + 浮动收益的理财产品?)。

 

那时候北京的房子已经在猛涨,我经常在饭桌上听来各路朋友的看房心得。买房子居然不用看?我一度相当惊讶,这段故事从此深埋在脑海里。

 

 

海地可能是拉丁美洲最穷的国家。但在 1995 年的海地,穷人拥有的全部资产,按照当时的计算标准,是海地所有合法经营的公司全部资产的 4 倍,是政府拥有的全部资产价值的 9 倍。而且穷人手里的资产,比这个国家 1804 年从法国统治下独立后,获得的所有外国投资多 150 倍。

 

这是「资本的秘密」一书中描述的场景。即使在最贫穷的国家,穷人也已经拥有了足够使资本主义获得成功的资产。于是作者 Hernando De Soto 试图用一本书的时间回答这个问题:

 

为什么资本主义在西方国家成功了,在其他地方却失败了?

 

 

作者带领的研究团队,尝试在 90 年代的秘鲁建立一个新型的、完全合法的企业。这个团队开始填写表格、长时间排队等候,经常乘坐公共汽车,目的是为了到首都利马的市中心领取各种证明文件,以便获得足够资格,在首都经营一家小型企业。

 

他们每天花 6 个小时时间,一共用了 289 天,最终完成了企业注册。整个注册过程的花费是 1231 美元,是当地工人最低月薪的 31 倍。这还只是注册一家企业。

 

如果你想在一块国有土地上建造房屋,需要与 52 个政府部门打交道,完成 207 道行政手续,最终拿到许可证需要 6 年零 11 个月;而要想得到土地的合法所有权凭证,需要完成 728 道手续。

 

看着眼熟吧?从秘鲁到菲律宾到埃及,很多国家都是这样的。作者的观察是,穷人的确拥有不菲资产,但这些资产没有得到可靠的登记和确认,于是资产无法抵押、无法接受股权投资,很难顺利转化成资本。

 

西方国家正规的所有权制度,是资本主义的基石。在所有权制度的基础上,资产才可以有效地转化成资本,然后投入到经济活动中。资产和资本的有效转化,正是资本主义最大的秘密(而这本书面世以前,学界似乎没发现这一点)。

 

所有权制度为资产注入了活力——对资产的一致描述体系使资产交换成为可能,而对交易的保护则简化了交易。投资者可以在芝加哥商品交易市场上,用少量交易行为,瞬间调动大量资产;但在很多发展中国家,如果你需要卖猪,必须和一千年前的宋朝百姓一样,把猪赶到市场上,按照数量,逐头交易。

 

回看文章开头的收租故事,不正是一个在完善的所有权保护体系下,社会分工有条不紊,人们发挥所长努力获取属于自己剩余价值,闪耀着资本主义光芒的故事嘛。

 

 

为什么一种极具价值的事物,有时候会轻易地从我们的思维旁边溜走?作者说,我们知道怎样运用某种技能,却不理解其中工作原理,这种情形并不罕见。

 

比如说,磁场理论完备之前,水手们就开始用罗盘导航了;孟德斯鸠阐述遗传学原理之前,动物饲养者已经在实践中掌握了遗传知识。

 

在西方人看来,所有权制度似乎是天经地义的。但即便是强大的美国,所有权制度的建立也有一段坎坷历史。作者用这本书揭示了「资本的秘密」,至于发展中国家们能不能够按图索骥,一步步释放出制度性红利,个人认为,不必悲观。

 

 

 

文:大玩家 / 微信号:SeniorPlay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