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星闪耀时:那些商业史上的精彩瞬间

我朝窗外望去,远处,大美利坚游乐园的「费里斯摩天轮」正在旋转。

 

我回过头问戈登:「如果我们被踢出董事会,他们找个新的首席执行官,你认为他会采取什么行动?」

 

戈登犹豫了一下,答道:「他会放弃存储器的生意。」

 

我死死地盯着他说道:「你我为什么不走出这扇门,然后回来自己做这件事呢?

 

安迪·格鲁夫在「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」中记录了这段故事。在这之后几年,英特尔逐步舍弃了江河日下的存储器业务,完成了一次至关重要的战略转型。

 

 

今天北京格外凉快。雨停以后,清风习习,恨不得支一张桌子在三里屯的风里写字。

 

最近又读了一些书,关于不同人和不同公司的商业故事。这些故事里总有些精彩的瞬间,带有主角光环的参与者做对或者做错了一些事,对后世造成了深远影响;即使在百十年后读起来,依然觉得很有意思。今天挑选几个故事分享给大家。

 

一、

 

当特斯勒真正开始展示全部的成果时,苹果的一群人都惊呆了。阿特金森盯着屏幕检查每一个像素,他靠得如此之近,以至于特斯勒都能感觉到他呼出来的气扑到自己脖子上。乔布斯跳了起来,兴奋地挥舞着胳膊。

 

「他跳来跳去的,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清楚整个演示,但事实证明他是看到了的,因为他不停问问题。」特斯勒说,「我每展示一部分,他都会发出惊叹。」

 

乔布斯反复说自己不敢相信施乐还没有把这项技术商业化。「你们就坐在一座金矿上啊,」他叫道,「我真不敢相信,施乐竟然没有好好利用这项技术。」

 

Smalltalk 的演示展现了三项惊人的成果。第一项是电脑之间如何实现联网,第二项是面向对象编程是如何工作的。但乔布斯和他的团队对这些并不感兴趣,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完全被图形界面和位图显示屏幕吸引了。

 

「仿佛蒙在我眼睛上的纱布被揭去了一样,」乔布斯后来回忆,「我看到了计算机产业的未来。

 

人类如今熟练使用的操作系统,桌面、菜单、鼠标指针之类的设计,都发端于施乐公司 PARC 实验室所做的工作。但这些开创性的工作并不受重视,直到遇到了乔布斯,然后被乔老爷带领团队发扬光大。

 

二、

 

斯卡利后来讲述了接下来那个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,「史蒂夫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。在一段沉重的、尴尬的沉默之后,他向我抛出了一个问题,让我几天都无法释怀: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呢,还是想抓住机会来改变世界?

 

斯卡利感觉就像有人往他的肚子上狠狠揍了一拳。除了默许,他无言以对。「他有一种非凡的能力,永远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能够很好地判断一个人,并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赢得那个人的心。」斯卡利回忆说,「4个月来,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无法说不。」

 

冬日的太阳开始西沉,他们离开公寓,穿过公园,回到了卡莱尔酒店。

 

这算是乔布斯和约翰·斯卡利热恋的开始。而故事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:乔布斯在 30 岁那年被赶出自己创办的公司,然后,卖掉了几乎所有的苹果公司股票,只剩下一股。

 

三、

 

伊藤摸了摸脸颊,决定先开口。「先生们,」他开门见山地说,其实就是专门对霍兰说的,「我听说你拒绝继续处理蓝带体育公司的账户?」

 

霍兰点头回答道:「是的,是这样,伊藤先生。」

 

「如果这样的话,」伊藤说道,「日商岩井愿意全额付清蓝带体育公司的账单。」

 

霍兰瞪大眼说:「全额……?」

 

伊藤哼了一声。我瞪向霍兰。我想要说,这就是日本人要达到的目的:现在结巴了吧?「是的,」伊藤说,「金额是多少?」

 

霍兰在便签上写了个数字,然后把纸传给伊藤,伊藤快速扫了一眼。「是的,」伊藤说,「这是你的员工告诉我方的数字,那么好吧。」他打开文件包,拿出一个信封,从桌子上传给霍兰。「给你,这是张存有全额现金的支票。」

 

「我们明天一早就会兑换。」霍兰说。

 

「今天尽快兑换!」伊藤说。

 

伊藤转了下椅子,用极其冰冷的眼神扫了对方所有人一圈。「还有一件事,」他说道,「我知道你们银行正在洛杉矶进行协商想要成为日商岩井的开户银行?」

 

「对。」霍兰说道。

 

「那么,我必须告诉你们,你们再继续协商也是浪费时间。」

 

「你确定吗?」霍兰问。

 

「我很确定。」

 

……

 

当我们走出银行时,我向伊藤鞠了一躬。我其实更想亲他一口,但是我却只鞠了个躬。「谢谢,」我对伊藤说,「你将不会后悔为我们辩护的。」

 

他整了整领带。「多么傻。」他说。起先我以为他是说我,随后我意识到他指的是银行。「我也不喜欢这些傻帽儿,」他说道,「人们对数字过于关注了。

 

在这个银行冻结账户、债主即将上门的关键时刻,「冰先生」伊藤出手,把 Nike 从破产边缘挽救了回来,顺便在银行帮菲尔报了一箭之仇。如果没有伊藤,世上也不可能有 Nike 了。

 

与伟大的成功相伴的,往往是绝望的挣扎。

 

四、

 

就在 1587 年即万历十五年,辽东巡抚注意到一个建州酋长正在逐渐开拓疆土,吞并附近的部落。他觉察到养虎要贻患,就派兵征讨,但是师出不利。他认为失败原因,在其部下开原道参政不照命令行事,而坚持其个人改剿为抚的主张。

 

巡抚参劾这参政的奏折一到北京,被参者反而得到了京中监察官的同情,他们又出来参劾这位主剿的巡抚。申时行认为这完全是一件小事,不值得引起内外文官的不睦;所以他又以和事佬的身份出面调停,建议皇帝视双方的互相参劾业已彼此对消,也不再作是非可否的追究。

 

于是这位酋长今后得以为所欲为,而且还能够继续利用本朝内外官员的不和来发展他自己的千秋大业。这位酋长并非别人,据当日记录称,他名叫努尔哈赤。若干年之后,他的庙号则为清太祖。

 

这是「万历十五年」里面的故事。国家是个很好的商业模式,创业成功获得的回报极其丰厚——遗憾的是,绝大多数往这个方向努力的创业者都失败了。

 

 

抛开这些重要的瞬间,平淡日子里的奋斗也一样重要。英特尔花了几年时间才成功关闭存储器业务;乔布斯在参观 PARC 四年以后才拿出 Mac ;至于菲尔·奈特和努尔哈赤的创业史,说成是血泪史也不过分,诸位感受一下。

 

 

文:大玩家 / 微信号:SeniorPlayer

点击这里